你可能會聽到某些加州的葡萄酒行銷人士在聊起卡本內蘇維濃、梅洛與夏多內時,彷彿這些品種都是加州品種一般,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它們都是法國的經典品種,只是被加州人帶著復興信仰或宗教般地熱情擁抱,甚至威脅到波爾多與布根地,差點讓人忘了那裡才是這些品種的家鄉。
但加州人確實有個自家品種(不少加州人也的確如此宣揚),這個品種便是金芬黛。此品種的加州形象之鮮明,有如好萊塢標誌、景色優美的大蘇爾(Big Sur)公路,與舊金山的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直到某些自作聰明的實驗室人員決定研究起金芬黛的基因,結果發現金芬黛其實不是金芬黛; 原來它是義大利南部的普里蜜提弗(Primi¬tivo)。而且,好像這種打擊還不夠,它又是種植於克羅埃西亞海岸邊的Crljenak Kastelanski(這名稱我根本連念都念不出來)。嘿,這不算什麼。這些科學界的白袍巫師最近還將此品種命名為特里比拓(Tribidrag)。有趣的是,他們對此品種愈了解,就愈覺得其名稱無趣。有人想來一杯特里比拓嗎?我想應該很少吧!


如今,已知其身分就是義大利品種普里蜜提弗的金芬黛,最初可能是由移居美東沿海地區的義大利移民帶來,再從美東一路隨著淘金熱西行至加州,因此圖中畫了一只淘金用的選礦鍋、一張宣傳淘金的海報(新的黃金之城El Dorado),以及一碇金塊。不過,金芬黛受歡迎的程度,明顯比很快就挖光了的金礦來得長久。

打開天窗說亮話,金芬黛過去什麼也不是,至少在加州人復興該品種之前,它「什麼也不是」。即使它和普里蜜提弗是同一個品種,你可曾聽過有隻字片語(直到最近才有)讚揚來自義大利靴跟地區的普里蜜提弗?在全球的葡萄酒知識圖書館裡,有人花篇幅介紹克羅埃西亞品種Crljenak Kastelanski 的優點嗎?至於特里比拓,嗯,即使對我而言,這也是個新名詞。如果那位花園裡種著正好九株特里比拓葡萄的古老克羅埃西亞女士撒手西歸,他們會馬上把花園轉建為假日別墅,特里比拓從此便銷聲匿跡。所以,不管證據為何,我還是會厚顏無恥地揮舞著加州大旗,稱金芬黛屬於加州,因為它象徵「黃金西部」(Golden West,譯注:加州暱稱之一)精神,不管是紅酒、粉紅酒或白酒,濃郁或清淡,甜型或干型。

 

Dry Creek Valley 指標性產區

加州各地都見得到金芬黛,從Sierra Foot¬hills 到帕索羅伯斯(Paso Robles)的沿海丘陵皆有。而且各地的種植面積都還在增加: 從1986 ∼ 2013 年幾乎翻倍,來到現在的19,683 公頃。如今,金芬黛已是加州種植面積第二大的紅葡萄品種,僅次於卡本內蘇維濃。「金芬黛促進與釀造」是1991 年於加州成立的一個組織,旨在宣揚金芬黛與金芬黛酒款,如今已有超過三百位會員。雖然現已確知金芬黛與普里蜜提弗為同一個品種,卻一點也沒有改變美國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簡稱BATF)視金芬黛為美國獨特品種的看法,並強調釀酒業者若想在美國販售這兩種酒款,必須分別標示品種名稱。

索諾瑪郡的Dry Creek Valley 產區與金芬黛關係尤其密切,這裡天氣溫暖但不炎熱:比Alexander Valley 冷涼,但較俄羅斯河谷(Russian River Valley)暖和,前者也適合金芬黛的生長,但後者則只有遇上溫暖的年分,才能釀出品質優良的酒款。典型的Dry Creek 金芬黛通常帶有鮮美的黑莓果香與胡椒味,風味明亮,酸度優良。俄羅斯河谷的金芬黛通常有良好的酸度;冷涼年分酒款的酸度可能過甚,這是因為葡萄難以完全成熟。索諾瑪的金芬黛個性鮮明,但單寧偏低。聖塔克魯茲的金芬黛複雜度與深度良好,但到底是因為產區優良,還是釀酒師(Ridge Vineyards 酒莊的Paul Draper)厲害,則不得而知。金芬黛的愛好者宣稱這是一個比卡本內更能反映其所在地塊的品種,但它也能反映出其釀造者的手法與個性,而其多元的風格則讓我們難以確定它在不同產區的典型風格為何;即使是在同質性較高的產區也是如此(雖然這些產區的同質性其實一點也不高)。

產量通常極低的單一葡萄園金芬黛,如今是最流行的酒款之一。

帕索羅伯斯的金芬黛通常柔軟,風味圓潤,沒有索諾瑪的酸度。納帕谷地的金芬黛數量較少,因為當地葡萄園通常種植卡本內蘇維濃;此處的金芬黛多有梅李、黑色莓果香與熏香的風味。Contra Costa 的金芬黛單寧帶有顆粒質地,風味濃郁。自稱「金芬黛之都」的洛戴(Lodi),可能聚集了最多重視品質的加州釀酒業者;這裡的金芬黛紅酒鮮美易飲,也釀有大量Blush Zin¬fandel 酒款。

 

老藤金芬黛 風味更濃郁

老藤金芬黛酒款的風味尤其顯著;加州雖然擁有眾多樹齡超過半個世紀的老藤金芬黛,卻沒有因此看低「老藤」一詞。在這裡,標上了「老藤」的酒標,依舊與眾不同。老藤金芬黛酒款通常更為濃郁,風味更緊緻、集中,也更令人感到興奮。這些酒款的平衡風味一部分來自低產量,另一部分則源自種植在土質更貧瘠的山坡地塊,因此葡萄成熟更慢,也有更多時間發展出濃郁的風味。

1980 年代在美國市場大賣的金芬黛,要屬Blush Zinfandel 或白金芬黛酒款,但其實該品種早在十九世紀時,便用來釀造可口的粉紅酒。Sutter Home 的Bob Trinchero 是主導第一批當代Blush Zinfandel 酒款商品化的幕後功臣。由於某年紅酒顏色淺淡,他決定將一桶葡萄汁的果皮加入另一桶中,釀成了一桶酒色深紫濃郁,另一桶淺粉紅色的酒。他當然不打算棄置色淺的那桶!

1990 年代末期的美國,這款風味平淡且帶甜的酒款要比金芬黛紅酒容易販售。人們常說,要不是因為有Blush Zinfandel 酒款,加州眾多老藤葡萄也不會得救;直到Blush Zinfandel 酒款盛行之前,金芬黛紅酒可謂乏人問津,酒農也已經開始拔除金芬黛葡萄樹,改種其他品種。但釀造Blush 酒和釀造最優質紅酒的金芬黛,可不是同樣的葡萄:Blush 酒幾乎全為大量生產,酒農需要高產量的葡萄樹,並以金屬絲引枝,以便全程機械採收。老藤葡萄則為灌木式引枝,並需要人工採收。

即使如此,Blush Zinfandel 酒款依舊成功提升了人們對於此品種的興趣。不說別的,這種酒款確實為金芬黛如今的膜拜酒地位成功鋪路。

 

趁淺齡享用 風味更豐富

我沒什麼機會品嘗陳年金芬黛,這與品種本身的特質有關。以成熟果實釀成的金芬黛酒款,即使還年輕,也已經蘊含一股成熟風味。酒中那些成熟風味,如李子乾、椰棗與葡萄乾調性,會悄悄與年輕的黑莓和胡椒香氣爭戰,不用一、兩年,後者就會節節敗退,悄然消失於酒中。

所以,為什麼要窖藏金芬黛呢?這真是個好問題。許多金芬黛其實就是釀來早飲,而此品種也比較適合年輕享用,特別是如果葡萄種在炎熱的高產量地區,如加州的中央谷地;其低單寧與柔軟的覆盆子和黑莓風味,都是暢飲的年輕酒款最佳特質。而即使是以頂級地塊如Dry Creek的老藤葡萄釀成的酒款,依舊適合年輕享用,因為單寧偏低、果味扎實且強勁。這些老藤酒款只有少部分會隨著年歲的增長而有巨大改變,多數只會慢慢地喪失甜香與果香,最後變成幾乎像是柏油般的質地。如果偏好這種風格,那正好。許多「親芬派」(Zinophiles,美國的金芬黛愛好者常如此自稱)恰好就是喜歡這種酒款。其他飲者則認為,金芬黛誘人之處在於年輕時的辛香料氣息、直接的果香、大量異國香氣和豐厚的個性,一旦年歲漸增,酒款最美的一面就會隨之褪去。許多金芬黛的單寧偏低,也沒有太多複雜度可言,少了這兩個特質,一瓶酒就更不可能因為瓶陳時間拉長,風味會如魔法般地突然出現。

Ridge Vineyards酒莊的Paul Draper堅持,金芬黛會在第一層果香出現後的八至十年,經歷一段閉鎖期,接著會於瓶陳十二至十五年後,再度綻放,變得更加有趣。但別忘了,他是天才釀酒師,而且他永遠會添加小部分的其他品種,如小希拉(Petit Sirah),以增添酒款的骨架和扎實感。

 

風格百變 餐酒搭配多元

做為加州最多元的品種,金芬黛酒款風格多得令人感到詫異,從平淡、帶甜的粉色酒款,到濃郁高雅的多果香紅酒皆有。光是品質優異的金芬黛紅酒裡,就有許多不同風格。如果桶味不重,建議可以搭配燒烤肉類、鹿肉與烤雞。濃郁的傳統風格金芬黛,則非常適合佐以帶有辛香料、令人口頰生津的舊金山料理。至於粉色的Blush Zinfandel酒款,則能佐以番茄為底的料理,如披薩、義大利麵或漢堡。

 

 

書籍簡介

書名:葡萄品種全書:世界釀酒葡萄品種全方位風味指南
作者:Oz Clarke, Margaret Rand
出版社:積木

 

 

直播平台

【How Living美味生活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HowLiving1

【美味生活Youtube】
http://bit.ly/2eKq3Zn

【美味生活x一直播】
http://bit.ly/2HKkvuK

 

好友人數